【顺博馆藏】画说“炉瓶三事”

发布日期:2020-08-20    浏览次数:69

  

  中国香文化源远流长,早从上古时代,人们便相信香气具有沟通神灵的功能,因此多将之用于祭祀和礼仪。在日常生活中,香草也起着驱虫、香身、居家熏香等多种用途。汉、唐之后,随着用香的普及,不仅宫中从帝王、嫔妃以至官员等皆趋之若鹜,民间文人雅士也成为香文化的主要推手。特别是文化艺术辉煌的两宋时代,即便是没有读书人的小康人家,焚香学风雅也是彰显门第的必备之物。唐宋以后,如此风雅之事,焚香用器自然成了历代文人必不可少的案头清供,并有大量诗文画作传世。明清时期,焚香所需用具香炉、箸瓶、香盒形成了特定的组合方式,被称为“炉瓶三事”。



宋•赵佶《听琴图》轴(故宫博物院藏)



  元以前,炉、瓶、盒三件器物,还没有形成固定的组合方式。宋朝隔火熏香的盛行和宋人对清幽意境的审美,塑造了“炉瓶三事”的雏形。宋代画作中,与香炉组合的是香盒,有时搭配时令插花,“以瓶养花,以炉焚烟,以盒盛香”。宋《梦梁录》云:“焚香点茶、挂画插花,四般闲事,不适累家。”在古代中国,品香与斗茶、插花、挂画并称,为文人雅士怡情养性的“四般闲趣”。中国文人惯以物载道,追求意与境的贴合,凡事凡物无论形式还是气韵都讲求雅。焚香听雨,品茗静心,让心澄净而又遥远,一缕馨香静静生暖,心得一方宁静与淡然。似乎可超然外物,悠然世间,正是文人所追求的意境。


宋•刘松年《秋窗读书图》局部(图片来自网络)


 

  焚香与“炉瓶三事”的出现,为古人的日常生活增添了不少雅事。“焚看画,一目千里,云树蔼然,卧游山水,而无跋涉双足之劳。”从古人文中看出,香事深入了文人雅士日常生活之中,外出郊游,“炉瓶三事”也成了必备之物。



宋 •马远《竹涧焚香图》局部(图片来自网络)


  明代品香是读书人重要的艺文活动,有的在家中特别规划品香专用的空间,称为“香室”,或邀请好友品香习静,称为“香席”。徐渭曾言“午坐焚香枉连岁,香烟妙赏始今朝”。由此看来焚香、品香与古人的雅致生活难舍难分,是明代文人书房居室中不可或缺的清雅活动。明人焚香的地点遍及整个居室之外,在庭院纳凉看书、抚琴赏花,总有“炉瓶三事”相伴。我们在明代画中也经常可以看到“红袖添香”“炉瓶三事”的身影。顺德区博物馆藏明梁元柱《森琅公少年自画小照》这幅画上,可清楚地看到案上除笔墨砚和一些书画外,摆放造型凝练的宣德式香炉、小巧精美香盒、插着箸和匙的箸瓶,一件插着时令花卉色彩素雅的天蓝釉瓷瓶。



明•梁元柱《森琅公少年自画小照》轴局部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明•佚名《千秋绝艳》局部(中国历史博物馆藏)

 

  “自占一窗明,小炉春意生。茶分香味薄,梅插小枝横。有意探禅学,无心了世情。不知清夜坐,知得若为情。”南宋诗人葛绍体的《洵人上房》,道尽了中国古代文人书房雅斋中的生活雅事:文人雅士品香,讲究情境和心境,置瓷炉焚香,烟雾氤氲,禅韵之气熏染,缥缈的香气和品香者丰富的心情相应相合,丝丝缕缕的香烟在品香者与心境之间似乎有了灵犀的对话。其不仅是居室之中的风雅点缀,更缭绕出文人高度的人文修养和生活情趣。 

清•嘉庆何澄波《三翁聚会图》镜片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
“炉瓶三事”之香炉


  历代使用的香炉包括博山炉、手炉、香斗、卧炉等不同形制的香炉,质地主要包括铜、陶瓷、金银、竹木器、珐琅及玉石等。置于几案,实用、观赏两相宜。



东汉•陶熏炉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

明•德化窑双兽耳香炉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 

“炉瓶三事”之箸瓶


  箸瓶在香事中是必不可少的盛物之器,主要用于盛放香箸、香铲等焚香用器,亦称香瓶。



南宋•青白釉印花箸瓶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

“炉瓶三事”之香盒


  香盒用来盛装焚香时所需的香料。古时焚香均使用香面或香屑,用盒来贮放以备使用。香盒由盒身和盖子两部分组成,小巧玲珑,有竹、木、象牙、漆器、金属、玉、瓷等多种材质。小巧玲珑的香盒,汇聚了刻、镶、描、印等诸多工艺,精美别致。


南宋•青釉印花瓷盒(顺德区博物馆藏)



 

 

撰 稿:李亚舟
排 版:张 扬
审 校:陈丽颜
审 核:彭有结

 




网站首页 | 友情链接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

ICP编号:粤ICP备05093488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602000139号

©版权所有 顺德博物馆 2012-2019   技术支持:道可道软件有限公司

您是第位来访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