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点击图片查看大图)
牛年赏牛--博物馆里的“牛”画

  牛岁春入户,牛气满乾坤。


  牛,是人类最亲密、最忠实的伙伴,它以憨厚忠诚、无私奉献的品格受到人们的喜爱。根据考证,早在新石器时代人类就开始驯化牛,牛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之一,被称为“六畜之首”。

  历史长河中,牛的形象千姿百态,与牛相关的各种历史文化精彩纷呈,以牛为题材的绘画也不乏佳作。韩滉的《五牛图》大概是最负盛名的“牛”画作品了。

韩滉《五牛图》局部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


  广东书画史上,顺德籍书画家中有一位以画“牛”而闻名的牛人黎奇,被誉为“张穆马、黎奇牛”。黎奇,字问庐,一字燕臣,广东顺德龙山乡人。《顺德书画人物录》记他生于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),卒于乾隆四十年(1775年)以后。其生平资料记载非常简略,也仅见于《龙山乡志》及《剑光楼笔记》等书。前者称他“能诗,不多作”,“画牛各具情状,有眠者、立者、行者、食者、斗者,尺幅中可画百头,无不毕肖。画牛之外,还善画兰竹及鸡。晚年隐居于广州城之河南,栽花种竹,怡然自得,近耄耋之年,无疾而逝”。《剑光楼笔记》记载更简略,只言“黎奇,广东人,以画牛名”。虽然画史记载他兼擅兰竹及鸡,但令人遗憾的是,目前所见的黎奇画作中,除了以“牛”为题材外没有其它主题画作的踪影。顺德区博物馆也仅仅藏有黎奇一幅未署年份的《牧牛图》。

清初·黎奇《牧牛图》 (顺德博物馆藏)



  这幅《牧牛图》描写的是放牧中小憩之景,牧人憨态可掬,两牛昂首眺望,用笔粗简,整个画面以淡笔渴墨勾轮廓,稍作皴染。且浅设色清淡古朴,画树石粗硬简括,画面层次丰富,虚实相间,自然天成,达到了形神兼备之境界。细细品味,在荒原风烟之中,我们看到的是笔墨的趣味,也看到了脱世形相之美。黎奇生活时代,在一个相对安宁的环境之中,而牛对于渴望和平安宁的艺术家们来说,也是极好的表现题材。借画牛来表现宁静的田园生活,无不寄托着深刻的人文观念。除了黎奇的《牧牛图》外,顺德博物馆藏以牛为主题的画作还有罗清的《放牧归来》等,这些“牛”画无一不表现出一种自然恬静之美。牛虽为人类生产生活的重要伙伴,但是,经过几千年的驯化之后,我们依旧可以看到牛这个物种的自然天性。一种野逸之趣始终存在牛的眼神中,在牛的身体中,也在牧牛人的身上。这大概也是中华民族身上所拥有的美好品质之一吧。

清晚期▪罗清《放牧归来》图轴 (顺德博物馆藏)

 

 


撰稿:李亚舟
排版:张 扬
审校:黎杏芬
审核:彭有结




网站首页 | 友情链接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

ICP编号:粤ICP备05093488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602000139号

©版权所有 顺德博物馆 2012-2019   技术支持:道可道软件有限公司

您是第位来访者